追蹤
林中斌 部落格 / Blog Chong-Pin Lin
關於部落格
最遠的探險 內心之旅
  • 186184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習近平破獲第二次政變的內幕

 周本順本來在政變名單上,他是周永康第一次政變的參與者。綜合各方消息,習近平在抓捕周永康後,並沒有馬上抓周本順。直到今年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前香港資深記者姜維平撰文披露,周本順參與了和江澤民、曾慶紅的第二次政變,並炮製了一份向習近平當局發難的絕密報告,即所謂「政治核彈」,因此被習近平迅速拿下。

(大紀元記者郭惠報導)「有三句話我覺得有道理:一是常在河邊走不濕鞋,難;二是出淤泥而不染,更難;三是船晃人不動,難上加難。」這是原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去年在省委常委集體學習會議上提到的一句,那次的講話被原文刊登在中共黨媒《人民日報》上。
「貪腐絕不能有第一次。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無數次。大貪是從小貪開始的,針尖大的窟窿斗大的風⋯⋯」這是4月30日周本順在河北省一次專題黨課上的講話。
回過頭來看,這兩段話似已成了周本順對自己仕途的經典概括。
7月24日晚上,中紀委發布消息,周本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周成為中共「十八大」後首個落馬的在任省委書記。
上午還在官員和民眾面前活蹦亂跳、趾高氣揚的周本順,接下來的餘生很可能都將在囚牢中度過。這就是現在中共官員們充滿戲劇性的人生的真實寫照。
正如時事評論員玉清心所說,周本順的命運由他本人的名字已經點明了,本分正派,才順;否則,不順,最終大不順。

一、周本順河北掌權實錄
周本順落馬前的10天
周本順的落馬在預料之中。從周本順主政河北以來,其是否會落馬一直引人關注。
從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十八大」後落馬開始,周永康黨羽尤其是「秘書幫」李華林、冀文林、沈定成、郭永祥、余剛等接連被查,唯有周本順主政河北頗令外界驚訝。
彼時,周本順入駐河北在相當意義上被認為是平安過關。在2014年周永康案正式公開後,周永康舊部紛紛表態與其做政治切割,周本順態度「堅決」尤為惹眼。
不過,中紀委官網24日傍晚的公布,又顯得有些突然,因其白天還坐在主席臺上開會。
據中共官方消息,河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周本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
7月14日至15日,中共河北省第八屆委員會第十一次全體(擴大)會議在石家莊開了兩天。陸媒稱,周本順在會上作了「重要講話」,稱「河北發展的春天已經到來」。
落馬前的10天裡,周本順每隔兩三天就上《河北日報》頭版。繼7月15日省委八屆十一次全體(擴大)會議之後,18日、21日、24日,該黨報均報導了周本順的行蹤。
7月18日,《河北日報》連發三條關於周本順的消息。7月20日下午,周本順主持了中共省委常委「三嚴三實」專題教育第二次學習研討會。北戴河會議在即,7月22日,周本順專程到秦皇島市北戴河區調研,《河北日報》24日頭版刊發了該報導。
7月24日,「京津冀協同發展」工作推動會議在北京召開。周本順也到會,並且在主席臺上就坐。
根據新華社當天下午發布的圖片,這次會議上,主席臺中間就坐的是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張的右側是國務委員王勇,而周本順就坐在王的右邊。看上去,一切如常。
然而當晚央視《新聞聯播》播放這次會議時,與會的京津地區黨政主要負責人在會上發言,新聞裡均給了特寫鏡頭,而河北省則只有省長發言的鏡頭,再沒出現周本順的身影。
據悉,周本順應該是在會後被中紀委人員直接帶走的。按照慣例,除非未來上庭受審,周本順將難以露面。
傳習近平對河北提出要求 周本順抵抗
周本順「十八大」後主政河北,看似主政一方位高權重,但周永康案餘波不斷,其本人也從未離開人們視線。2013年中共啟動整風,習近平南下督陣河北,促令省委常委互相批評,施壓意圖明顯。
2013年7月中共第一批所謂「黨的群眾路線學習教育實踐」活動中,習近平坐鎮聽取河北省委常委們「互轟」。在那次會上,周本順被四名省委常委批評,其中包括現已落馬的梁濱和景春華。據悉,會議期間,習近平一邊聽一邊記,「不時插話詢問」,「多次進行深入點評」,公開稱這次專題會只是一個開端,不能以為過了這一關就可以萬事大吉了,警告意味濃厚。
隨後,此畫面罕見在央視上被公開報導。
也有說法指當時習近平還秘密對河北提了三個希望。
原《文匯報》記者姜維平在7月28日發表博文《周本順被抓,習、王再下一城》說,習近平親自到河北開座談會時對河北提出了三點希望:(一)希望河北省委省政府能夠在「京津冀一體化」的戰略上有所作為;(二)儘快清理已經是烏煙瘴氣的河北官場,特別是河北的「公檢法」系統——其由於冤假錯案不斷,導致官民矛盾激化,甚至成為威脅北京的定時炸彈;聶樹斌案安排在河北省高法重審就凝結著習的願望,但周本順一直在干預和拖延;(三)對河北的污染企業進行重點整治,減輕北京霧霾的壓力。
文章指,河北的領導班子在周本順的慫恿下,常委級的高官早成了沒頭的蒼蠅,四處亂撞,公事辦得像一團亂麻,他們都無心進行正常的工作,各打自保的小算盤。
這點或許可以從今年中紀委對河北的說法中一窺究竟。
今年2月12日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披露的去年12月26日河北省委常委的一次會議上,省委書記周本順再次遭受同事們的炮轟,被指責工作不力,執紀「失之於寬,失之於軟」。據披露,當時各常委一起炮轟周本順,列舉其至少四大問題。
周本順則稱:「對中央當前先解決『不敢腐』的決策部署是完全擁護的,但一到具體實踐上,就怕懲治力度大了,震動太大,特別是在動一些重要幹部時,總怕影響一個地方一個部門的穩定發展。」
當天中紀委官方網站刊發措辭嚴厲的文章,反擊「反腐影響經濟」論。文章寫道「為官避事平生恥」,該做的事就必須做。那些認為反腐敗會讓幹部變得縮手縮腳、明哲保身,為官不為、不願幹事的觀點完全是為不幹事、怕擔當找的藉口和託詞。
周本順在河北書記任上屢次就腐敗問題表態
和此前落馬的大多數官員一樣,周本順在任上也屢次就腐敗問題表態。
2013年3月,周本順在上任河北後,表示要自覺接受各方面的監督,「做到自己清、家人清、親屬清、身邊清」。
四個月後,一次河北省會議上,周本順說:「領導幹部必須看透錢的本質,『貪如火,不遏則自焚;欲如水,不遏則自溺』」等。
今年中共兩會期間,被問及河北省此前落馬的原組織部長梁濱、原省委秘書長景春華時,周本順首先表態認為中央對反腐敗形勢判斷「完全正確」,同時他特別強調,「河北正從這些案件中吸取教訓,進一步加大查處腐敗案件的力度⋯⋯」
而誰能知道,河北原組織部長梁濱的落馬,竟可能是周本順出賣給中央所導致的呢?
傳周本順賣了梁濱
雖然周本順抵抗習近平的三點要求,但危機之下,有傳聞指周本順出賣下屬和高官,以換取過關。
目前算上周本順,河北本屆常委成員落馬人數已達三人。這三人職位都非常關鍵:省委書記、組織部長、秘書長。
2014年11月20日,中紀委宣布,河北省委常委、組織部長梁濱「涉嫌嚴重違法違紀」被調查。2015年1月26日,中紀委通報指梁濱收受巨額賄賂、禮金禮品,其親屬收受他人財物,其本人有通姦行為,給予梁濱「雙開」處分。
當時《重慶晨報》引述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河北政界人士的消息說:「馬超群橫行霸道,梁濱脫不了關係。特別是梁濱事發後,關於其在人事方面的腐敗更加撇不清了。」
就在梁濱落馬約一週前,即2014年11月12日,河北省秦皇島市城市管理局原副調研員、北戴河供水總公司原總經理馬超群案被調查。據陸媒報導,從馬超群家中搜出「現金約1.2億、黃金37公斤、房產手續68套」。
《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號「俠客島」的文章說,非常靠譜的內部信源披露,抓馬超群是周本順親自點名過問的。當時馬超群訛詐北戴河的一個知名企業,並且號稱「告到省長那裡也沒用」,結果這家企業直接找到了周,之後馬超群落馬。
港媒《爭鳴》曾報導說,馬超群被宣布交付訴訟程序後不到一週,河北省委常委、組織部長梁濱「被帶走」。有一些了解河北官場的人士稱:周本順開始「出賣人了」,說明他已「(從江系)轉向了習近平陣營」。梁被帶走是周本順「賣人」的一個環節。
周本順抓馬超群或另有目的
小官巨腐馬超群曾稱北京某高官是其乾爹,這也是最為外界猜測的地方。有報導稱,這名高官是曾慶紅。也有港媒稱,與馬超群合影的人可能是河北籍高官(最後以正國級退休)。
報導還稱,在馬超群案被宣布後,河北立刻傳言四起,指稱上涉正國級退休高官在腐敗方面並未過關,2014年夏季出現在秦皇島景區也是假動作。還有,在該正國級退休高官原籍紛傳一名前少數民族常委跳樓自殺。這名自殺身亡的前常委與正國級官員家族關係密切,他是上述退休正國級家族在原籍的「白手套」無疑。前正國級官員胞弟進河北常委在當地爭議也很大,但梁濱最後還是放行。
雖然以上報導並沒有具體點出這個正國級退休官員是誰,時政評論員方林達分析,從港媒曝光材料的情況來看,馬超群的乾爹和後臺很大可能是江派前常委、也是江澤民的親信賈慶林,而梁濱案也有可能牽出賈慶林的家族。周本順順水推舟抓了馬超群或為自保而出賣了賈慶林。
梁濱被抓 傳周本順提交調職報告
今年3月3日,中共兩會正式拉開序幕,與此同時,中紀委公布河北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景春華正在接受組織調查。這是繼原河北省委常委、組織部長梁濱之後河北落馬的第二個「大老虎」。對此,編輯部在北京的多維網的評論文章說,聯繫之前落馬的省委秘書長與省委書記的待遇,景春華的落馬對於「發配」河北兩年多的周本順來說不是一個好消息。
文章說,曾經擔任周永康大秘的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本來就是帶著「污點」在使用的幹部,他雖然「成功」向習近平「投誠」,保住了官位,還被調往京畿重地河北當任省委書記一職,但是上任以來,所發生的事情著實稱不上順利,而是「屋漏偏逢連陰雨」,在省委書記的位置上屢屢發生危機。
中共官方稱,梁濱、景春華屬於「帶病提拔、邊腐邊升」。查閱景春華、梁濱的陞官簡歷顯示,景春華的陞遷主要涉及周本順等三名河北省委書記,而梁濱的陞遷主要涉及兩名山西省委書記。
河北官場先是由晉籍人士梁濱在省委組織部長位置上案發,後又由於本籍的省委秘書長景春華落馬而導致「近百名廳及副省官員等待過關」的情形。
港媒報導稱,2014年9月初,習近平親自批給周本順一封「謠言性」老幹部舉報信。信中說:「河北省十一個地級市的正副組織部長總共四十人,只有廊坊市的常務副部長沒給梁濱送過錢。」信中還列舉了兼任政府老幹部局長的數位市級組織副部長的姓名,以及他們「以慰問老幹部名義」給梁濱及「省委其他重要領導」送錢的數額及交割方式。對此,周十分被動,據傳已三次向中央遞交了請調報告,意欲「快速離開河北」。
石家莊百姓說:「程維高好來沒好走,周本順也一樣!」當時還有北京的消息預測:有可能周是繼袁純清、秦光榮之後第三位被中央免職的省委書記。
《北京青年報》下的微信公眾號「政知圈」發文,部分證實了周本順請辭的說法。文章透露:河北當地有過兩次周本順要「離開」的傳聞,一次是「你懂的」(周永康)落馬以後,另一次則是今年的1月或2月,中共兩會前夕。「因為在此前長期在政法委工作,即使到了河北以後,其身邊依舊有軍職工作人員,這也引起河北當地不少議論。」
同時,周本順作為河北書記對迫害法輪功仍不收手。一個具體的例子是:2013年11月15日,周本順還直接策劃了石家莊「11‧15」大抓捕事件,再次大規模綁架17名法輪功學員。

二、周本順其人
周本順仕途陞遷軌跡
周本順,湖南漵浦人,曾長期在湖南工作。1982年,周從長春地質學院石油物探專業畢業後被分配至湖南省地質學校任教。1982年10月,周本順由湖南省地質學校團委副書記轉入仕途,成為湖南省地礦局一名副科級幹部,並在湖南省政策研究室完成副科到副廳級的跳躍。
1995年,周本順轉正任邵陽市市委書記。2000年11月周由湖南邵陽市委書記升任湖南省公安廳廳長、黨委書記。一年後,在原頭銜前面加上了「湖南省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2003年11月,周本順成為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
2008年周本順為政法委秘書長。
2013年3月,周本順從中央政法委秘書長、中央綜治委副主任任上,直接空降河北,成為這塊京畿重地的省委書記。
在湖南提拔周本順的據說是王茂林
查看周本順的仕途軌跡,不難發現周的仕途一直與迫害法輪功的「610」系統那些關鍵人物有關。
周本順落馬後,微博上「劉耘博士」談到和同僚的一段往事中提到:「有次我和省委老書記聊到他,老書記對這位自己一手提拔的『年輕幹部』在新老書記之間的矛盾中出賣自己很傷心。一個人,如果在利益面前沒有定力,就很容易出事。」
網名「義陽郡王李抱真」猜測認為,這應說的是王茂林與楊正午之爭。據此,網名「亦忱」斷定,「在宦海中賣主,乃第一壞品質」「記住,忠孝是立身官場的不二準則。任何賣主求榮的官員,能有好下場的不多。無論是誰,也無論他的官有多大,概莫能外。否則,官場就沒有規矩可言了。聽懂了嗎?規矩、規矩、規矩,這才是最要命的兩個字。」
上面提到的那個提拔周本順的老書記王茂林,其在1998年1月至1998年9月期間,任湖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而周本順正是在其任上時於1995年轉正邵陽市市委書記。楊正午是時任湖南省長。
此後,1998年9月至2000年6月,王茂林出任中央宣傳思想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2000年6月至2001年9月,任中央宣傳思想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國務院「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辦公室」主任、黨組書記。
王茂林任職的「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其前身為「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設「610」辦公室。辦公室的第一任主任就是王茂林,2001年9月,劉京接任王茂林成為辦公室主任,直到2009年由李東生接任。
資料顯示,「610」組長先後由三個江派常委李嵐清、羅干、周永康出任。
周本順接連被羅干和周永康提拔
1995年周本順當上邵陽市市委書記,王茂林提拔了他;2003年11月,周本順成為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提拔周本順的是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干;2008年後周本順成為政法委秘書長,提拔他的人被認為是時任政法委書記周永康。2013年3月,周本順成為河北省委書記,周永康的作用明顯。
換句話說,周本順的幾次仕途飛躍可能與「610」的頭目王茂林、羅干、周永康提拔他分不開。
就連官媒都對其仕途跳躍提出質疑。
周本順落馬後,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海外網旗下微信公號「俠客島」發文也對其任職河北省委書記提出質疑:
「一般來說,省委書記這樣重要的地方大員一職,本來就很少有『空降』,一般都由省市區行政首腦升任,或是異地調任;放眼目前全國所有在任的地方『一把手』,不包括周在內,只有5人在任地方書記之前從中央空降,其餘25人均為省市區長升任。
「而在這5人中,大多此前在中央也有實職『一把手』經歷,比如國家行政學院黨委書記、中央編辦辦公室主任、中聯辦駐港聯絡處主任,等等。周本順的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顯然不屬於此列。
「換句話說,目前放眼全國,在任地方『一把手』之前的經歷中,周本順有些『另類』。同樣,從1985年以來的30年間,周本順的所有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前任,也都沒有轉戰地方任『一把手』的經歷。
「他是唯一一個。」
周本順仕途中的罪惡
1995年8月,周本順任湖南省邵陽市委書記。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宣布迫害法輪功後,周多次主持、參加迫害法輪功的會議,驅動省各地中共官員加重迫害,周本順是1999年7月至2000年11月期間迫害邵陽法輪功學員的第一責任人。
周本順在2002年10月23日湖南省廣播電視網絡傳輸和電信業務安全培訓班上,叫囂要迫害法輪功。2003年夏季,他接受中華英才記者採訪時,表示對法輪功要加大迫害力度。周本順還指使湖南各地建造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指使公檢法部門肆意抓捕、冤判法輪功學員等等。湖南省至少有49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周本順負有主要責任。
周本順的表現,給當時江澤民和政法委書記羅干留下深刻的印象。
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簡稱:「追查國際」)曾發布報告顯示,2008年11月,時任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周本順陪同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出訪澳大利亞。追查國際調查員以總參二部部長楊暉的身分,就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對周本順調查取證。周本順承認:「我們的國家活摘法輪功器官的這樣的事情,我們國家存在著這樣的事情。」對於「出行的人員幹部當中,有哪些人是涉及或接觸過這一國家機密的?」的提問,周本順迴避直接回答,強調需通過使領館聯繫。
周本順從2003年至2013年先後擔任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和秘書長,作為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的高層執行者和組織協調者之一,是掌握大量活摘等核心機密的主要成員,涉嫌犯有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
中共「十八大」後,周本順對迫害法輪功仍不收手。據海外明慧網消息,2013年6月10日,周本順在秦皇島製造「610」冤案,18名法輪功學員被野蠻綁架、抄家、酷刑折磨。
10月初,河北省委所謂「防範和處理X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即「610」辦公室)針對法輪功給各單位發出通知。2013年12月中旬,河北衛視公然播放誣蔑法輪大法的節目。
當年11月15日,周本順還直接策劃了石家莊「11‧15」大抓捕事件,17名法輪功學員再被大規模綁架。大紀元獲悉,2012年周永康在河北省搞了一個「國安維穩」試點,之後一年多來不斷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執意執行該政策的就是周永康的心腹周本順。
據該次被綁架的17名學員聘請的律師透露,這次綁架的藉口是製作、發送真相日曆。此前河北省發生了臭名昭著的綁架案,以致引發多起民眾按手印要求釋放法輪功學員的事件,如河北泊頭「300手印」要求釋放法輪功學員王曉東事件、河北正定「700手印」要求釋放法輪功學員李蘭奎事件、河北唐山「562手印」聲援法輪功學員鄭祥星事件、河北唐山「5300手印」要求釋放法輪功學員李珊珊事件。
2012年的河北泊頭「300手印」事件曾驚動中南海。
周本順牽線周永康和令計劃的結盟
2012年開始,周本順開始涉及令計劃案。
當年3月18日凌晨,令計劃的兒子令谷在北京駕法拉利跑車載兩名女大學生飆車出事後,周本順奉周永康之命到現場「善後」,內幕重重。
據港媒報導,在2012年3月「法拉利車禍」後兩天時間裡,令計劃出動了中央警衛局控制消息擴散。同時,周永康和令計劃決定成立一個二人小組,與周永康控制的北京公安協作消除「傳聞」。這個小組的兩個人分別是令計劃的妻弟谷源旭和時任政法委的秘書長周本順。
在處理車禍賠償金,作為封口費給兩個女孩的家庭時,兩人同意,賠償金的總額最高在3,000萬到4,000萬元人民幣。一半由原中石油董事長蔣潔敏出,一半由谷源旭出。
據稱,在24小時內,周本順和谷源旭讓北京警方3次篡改「令谷」的身分信息,其名字和在北京的居住地等信息全部改過。周、谷還徹底刪除了警方的車禍記錄。網絡微博上車禍見證者的曝光材料被刪掉,兩篇新聞報導在印刷前也被拿下。
此外,令計劃兒子在死後,其姓氏被改成賈姓,一度使得外界認為是賈慶林的兒子在車禍喪生。據悉,當時,神秘車禍發生後,迅速引發大量網民關注和猜測議論。京華一記者主任說出事的男司機可能是某領導子女,隨後,此條新聞被迅速從網易、搜狐,騰訊等文章刪除。
當年海外媒體曾披露,周本順和谷彥旭私自將死者令谷姓名改為姓「賈」,導致京城一度傳出事件與前中共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有關。外界認為,當時江派要員賈慶林倒向胡、溫「倒薄」,有人借「法拉利事件」放風威脅賈慶林,讓賈嚇出一身冷汗。有報導稱,賈慶林知悉後大怒,向江澤民投訴。
2014年12月份,已任黑龍江省公安廳副廳長的谷源旭被帶走調查。
現居美國的海外著名民運人士唐柏橋也證實這一點,周本順落馬「是因為令計劃的原因」,「法拉利事件以後,實際上是周本順牽的線讓周永康跟令計劃聯盟」。
唐柏橋透露,令計劃和周永康雙方都有致命的弱點,令計劃因兒子的車禍遇到了大麻煩,而周永康則因為死保薄熙來引火燒身,所以他們最後結盟。
唐柏橋透露,周本順和令計劃曾經都在湖南大學商學院管理工程專業讀碩士。「他們之間的關係非常非常深,而同學的關係遠遠超過這個那個派系之間的關係。」
唐柏橋表示,周本順被抓是一件非常大的好事,應該值得慶祝的一件事情。「因為他掌握的政法委的機密和周永康有一比,過去周本順當周永康的秘書長七八年期間,他是鎮壓機器裡的『二把手』,而且是具體操盤的人。這個人非常邪惡,非常心狠手辣,幹盡喪盡天良的勾當,李東生那些人也都不過是周本順的馬仔。」
周本順落馬後,有陸媒指,中紀委曾正式約談周本順,要求他就三年前車禍事件的處理過程作出詳細交待。據稱,接受調查期間周可以自由活動,但不能出境外訪,離開北京要先向專案組報告,取得同意後才可行動。

三、習近平的追擊
目前,對於周本順落馬的直接原因眾說紛紜。有說法認為,周本順的落馬是習近平清理周永康和令計劃的餘部。也有從經濟角度解釋周本順落馬的原因。還有前媒體人曝出周本順參與政變而遭抓捕的消息。
習近平清理周永康令計劃餘部 政變「名單」被應驗
近日,中共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向《鳳凰週刊》表示,周本順應涉周案不淺。中央選擇在周永康被判刑後、北戴河會議召開之前拿下周本順,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他說:「北戴河會議召開,意義重大,容不得半點馬虎,必須保證會議的絕對安全。」
早在薄熙來、周永康傳出聯手政變後,便有一份18人名單在外流傳。名單顯示,薄、周政變成功後,周本順被許諾將出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長。這份名單包括:薄熙來、劉雲山、梁光烈、黃奇帆、蔣潔敏、周本順、羅志軍、夏德仁、趙本山、司馬南、孔慶東、吳法天、張宏良、薄瓜瓜(薄熙來之子)、劉樂飛(劉雲山之子)、谷開來、徐才厚、徐明。
目前,除周本順落馬外,政變主角周永康、薄熙來、蔣潔敏、谷開來、徐才厚、徐明都已落馬。其中周永康、薄熙來被判處無期徒刑;薄熙來妻子谷開來被判處死緩;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在被起訴期間死於膀胱癌;蔣潔敏案已在今年4月被開庭審理,將擇期宣判;原大連實德集團總裁徐明被中共相關部門控制。
有分析稱,如今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周本順、蔣潔敏等先後落馬,當局的反腐結果似乎是使這一政變「名單」逐漸應驗。
在這18人名單中,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政治局常委劉雲山是目前還未落馬的在政變名單上的最高級別官員。
而這個說法似乎也被消息人士證實。
親習近平、胡錦濤陣營的消息人士牛淚在7月30日發文透露:周本順因為心存僥倖,試圖矇混過關,不珍惜過去兩年習近平多次給予的悔過機會,始終不向「組織」坦白問題,終於惹得習近平失去耐心,被王岐山一雙大手,劈頭揪進了秦城監獄。
習近平或不容周本順主政河北
實際上,周本順主政的河北本身就是一個重要地區,而周的碌碌無為或也是其落馬的因素之一。
「政知圈」在其一篇題為《周本順,原來是這樣的人》的文章中,引用接近河北官場的人士的話稱,周本順在河北被評價為比較缺乏明確的經濟發展思路。
也有媒體報導提到,河北的環境污染尤其是霧霾問題最為嚴重,早已多次引起中央不滿。
更大的問題是在於河北未來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所起到的作用。
2014年2月,習近平對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講話,爭議多年的「京津冀一體化」由此搖身變為「一號工程」。
2015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審議通過《京津冀協同發展規劃綱要》。5月,陸媒說,當局將對此投入42萬億元,京津冀可能撬動的資本將達百萬億元。
微信公眾號「仕圖」在周本順落馬後評論稱,「小聰明可以救命,但不足以保全前程,」「你應該想想貴分公司是甚麼所在,是董事長做的地方之一,地理上,又是拱衛總部的要地,這地方交給派性中間的人都不太可能,何況你是個可疑的傢伙……你一定覺得挺冤的吧,對啊,你跟對方不是一個量級的,傷害不到對方嘛……本順,知道你忠心,我將最後一個吃你。」
顯然,習近平在重要的地盤需要安排自己可信的人去執政。
政情觀察員白非在其《周本順落馬加速京津冀幹部一體化》中也提到,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的落馬,牽動京津冀幹部變局。習在去年2月親自召集座談會,將「京津冀協同發展」作為了最高層領銜的頭號工程。
要推進自己的發展計劃,當然需要用信得過的人。因此,習調福建老部下何立峰進京,擔任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黨組副書記,兼任京津冀協同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負責具體工作。
而除了國家部委層面,更主要是還靠京、津、冀三省市去落實。話說回來,即使沒有協同發展,京畿重地也必須掌握在親信之人手中。
胡錦濤親信趙克志任接替周本順
幾日前有海外中文媒體引用消息人士的話透露,現任河北省長張慶偉將升任省委書記。另外,今年4月曾傳出北京市市長王安順接任河北省委書記,而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將被去職、被調查的消息。早前還有港媒報導,王安順因涉周永康案正被秘密調查。不過,這些猜測在7月31日都已成為過去式。
中共官媒7月31日報導證實,原貴州省委書記趙克志調任河北省委書記,原貴州省省長陳敏爾接任貴州省委書記。
 
趙克志,1953年12月生,曾任山東省副省長、江蘇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等職;2010年8月調任貴州,先後任貴州省委副書記、省長、省委書記等職。
有海外中文媒體稱,趙克志是胡錦濤時代的重臣,屬胡系人馬。習近平上臺後推行的反腐倡廉行動中,各地持觀望態度之時,趙在貴州最早挺身表態支持,得到習的信任。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表示,習近平啟用胡錦濤的心腹擔任關鍵省份的「一把手」,實際上是再次向外公開加強胡、習聯盟的信號。
周本順串聯江澤民 北戴河政變陰謀被破
2015年北戴河會議前,周本順突然落馬。此後,前香港媒體資深記者姜維平在7月28日發表博文《周本順被抓,習、王再下一城》稱,由於河北是京畿重地,習、王再下一城,表明在與江澤民,曾慶紅的決戰中,他們已穩當地控制了局勢,正逼近最後的勝利。
周本順因緊跟周永康,並長期在市、省中央級的公檢法領域任職,培植了一大批親信,成為周、薄、徐政變集團的重要成員,他所起的作用不可低估。
文章引用可靠的消息來源說,「河北幫」主要成員為:周本順、梁濱、景春華和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他們均為省委常委),北京的背景人物為馬建、王其江(近期已被調離中政委常務副秘書長之位)、周永康、江澤民和曾慶紅,金融界背景為戴相龍、郭文貴、車峰、曾偉等人。這個貪腐「大老虎」 的利益集團官商勾結,盤根錯節,經營多年,實力驚人。他們已成為目前阻撓改革的最大障礙,雖然,有的已落馬,有的已流亡,有的已被抓捕,但總根源還在,江澤民還想東山再起,所以,周本順還不甘心順從,他要集結反對習、王的中共黨內各派力量,進行一場反攻倒算。
在被查處的前半年,周本順秘密起草了一份《河北政情通報》,由張越直接呈送給曾慶紅,並進而轉呈江澤民。這份絕密報告主要內容是:(1)就河北而言,反腐已經走上邪路,變成了二次文革。反腐擴大化,冤枉了很多官員,造成官不聊生,大家無心工作,互相推諉不作為,政府職能部門其實已處於癱瘓和半癱瘓狀態;(2)反腐導致河北省經濟嚴重下滑,從而使下崗待業人數激增,社會矛盾迅速激化;(3)習近平、王岐山反腐只是為了清除異己,打擊政敵,反腐已經政治化;(4)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將經濟問題和社會矛盾的責任推脫下移,造成地方和中央的嚴重對立;(5)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把目前的諸多問題推到前幾屆主要領導頭上,認為是他們(鄧、江、胡)幾代吃了「肥肉」,「硬骨頭」留到了現在。這份綱領性、指向性明確的文字總結說,是習、王在有意製造幾代領導人的對立,撕裂了黨內團結,應當承擔責任。
消息人士說,這份《河北政情通報》是由周本順授意,張越一手操辦,組織人力撰寫的。他把所有責任和問題全部歸咎於中央,推到了習、王反腐的頭上,應和了江澤民和曾慶紅的口味,他們看到這份報告後,如獲至寶,認為是北戴河會議向習近平、王岐山發難的一顆「重型核彈」,威力無比。他們認為《河北政情通報》所反映的問題帶有普遍性,具有典型意義,一旦拿到會上便會引起共鳴,對習、王群起攻之,大獲全勝,但是,提前外洩的這份綱領性文字,卻幾乎同時擺上習近平和江澤民的案頭。
不過,這份被江、曾看重的「政治核彈」卻被與其對立的河北其他官員稱之為「政治臭蛋」。周本順被抓,這顆「政治臭蛋」成為笑柄。
北京新聞界消息人士透露,「河北幫」在周本順「幫主」的帶領下,各省市遭到反腐整肅的一些官員,通過各種方式秘密聯繫,訂立攻守同盟,一方面消極怠工,故意搞事,牽扯對立派的精力;一方面整理「黑材料」,準備在北戴河會議上發難、攪局,拉習、王下馬,他們對習近平和王岐山陽奉陰違,暗地裡一直在效忠於「江澤民、曾慶紅集團」。本來習近平對周本順的態度一直處於矛盾狀態,不想在這個時點上於京畿重地大動干戈,但事與願違。
文章最後說,儘管還沒動江澤民和曾慶紅,但周本順的被抓,說明習近平、王岐山沒有絲毫妥協,「河北幫」炮製「政治核彈」變「臭彈」,已揭示了後臺的面紗,下一步,貪腐的總根子,不拔也無法向世人交待,假如抓捕了江澤民和曾慶紅,中國的政局就將大變⋯⋯
習近平對官場的震懾
周本順落馬,加上此前的令計劃被「雙開」,郭伯雄案被公開,連續給中共官場以極大震懾。
名為安德烈的作者撰文《周本順落馬北京欲擒故縱?》說,習近平發動打貪以來有個特點,就是有點「欲擒故縱」。落馬前幾十個小時,還是讓你「堂堂正正」地煎熬。令計劃被公布「罪行」前一週,12月15日還在黨刊《求是》寫文章,在文章中,令計劃不僅至少16次引述習近平講話精神,而且在每個小標題後,都緊跟同樣的八股文用語:「習近平總書記強調」,8個小標題,重複了8次。
連用8個「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可見活到何等顫顫驚驚的地步。至於周本順,就在中紀委宣布「調查」的前兩天,還前往秦皇島北戴河區進行推進城鄉統籌發展的調研。河北省的黨報《河北日報》刊登了這條消息。他在調研中強調「讓城市和鄉村變得更加富裕、更加美麗」。話音剛落不久,翻身落馬。現在再要上《河北日報》網查這篇文章,已經無影無蹤。
自「十八大」習、王反腐開始,中共官員幾乎個個人心惶惶,有如驚弓之鳥。周本順落馬後,官媒的評論震懾說:「在『老虎』的行列裡,周本順就像一個新的信標,提示著反腐敗的深度與烈度,它再一次提醒那些有著腐敗劣跡的人,不要以為過了一關就萬事大吉,越往後執紀越嚴、處分越重。而那些風聲一過就故態復萌的人,你不會知道甚麼日程表正在等著你。」
北京傳媒學者喬木在《周本順被查再顯寒蟬效應》一文中說,也許周本順毫無徵兆地被查,當局要的就是一種寒蟬效應和威懾心理。經濟上不乾淨、政治上站錯隊的官員,都有可能被抓,但要不要抓、甚麼時候、甚麼方式被抓,則不是官員所能料到,只能在戰戰兢兢中繼續遊戲。
喬木說,有時想想中共的官員也挺可憐的。逃跑吧,天網恢恢,厲害如王立軍也只能往美領館跑,最終束手就擒。自首吧,萬一上邊並沒有打算查你,自我暴露不光上司震怒,也會讓同僚仇恨。瞻前顧後、患得患失,很難安心工作,只有像寒蟬一樣苦熬。
在時事評論員石久天看來,也許習近平的震懾效應還有另一層深意。
石久天說,2012年6月6日,湖南邵陽「六四鐵漢」工運領袖李旺陽「被自殺」。有報導說,李旺陽被殺就是時任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周本順授意的。此舉導致香港引發大規模的抗議浪潮,要求徹查李旺陽死因,讓之後「七一」訪港的胡錦濤相當難堪。
「在習近平訪美之前,中共出現了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的行為,似與胡錦濤當時處於的情形相近。此時拋出當年胡錦濤訪港前的幕後黑手周本順,是否還有另一層震懾的含義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